川泽投资
18145151712

中金所公告期指异动调查结果:某套保客户触发市场技术性卖盘所致(2016-06-01)

根据中金所盘后公布的成交持仓报告,IF1606合约5月31日成交量第一名为国泰君安,总成交量3010手,较前一交易日增加1362手,疑为今日“乌龙指”机构所在席位。

“乌龙指”昙花一现,但后续影响却仍在发酵,多位期货界人士向记者表示,类似事件可能还会重演。

“由于流动性缺失造成的这种市场异动,不单单是在期指市场才会发生,在任何一个市场,包括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都会发生。任何一个市场流动性都是最关键的,假如股票市场也实施‘限仓’政策,卖家无法出货,则看似流动性充裕的股票市场也会出现暴跌,去年夏天的情形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东证期货副总经理方世圣表示。

“因为对投机仓的限仓措施,导致每个价位上只有一手两手的买单,当突然遭遇700手卖单,市场深度不够,则会出现瞬间被击穿的情形。不管是不是误操作,这说明虽然期指市场已经受到了种种限制,风险管理功能已经大幅削弱,但仍然有机构试图通过期指市场管理风险,这种需求是客观存在的。”方世圣指出。

业内人士认为,恢复期指市场功能已经迫在眉睫。

“再过半个月就是6月15日,股指期货受限也将近一年之久。当前股指期货成交量只有全盛期的5%,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的功能已经遭到大幅削弱。考虑到我国在争取MSCI系列指数将沪深A股纳入,其中就有市场化程度和对冲工具的要求,如果没有完善的对冲工具,海外大资金入境的积极性也会打折扣。”海通期货研究所所长高上表示,“时间窗口也很关键,在股指低位恢复期指,要比高位恢复的风险更小,是时候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作用了。”

对于如何恢复期指市场功能,可能的途径如何?

“我认为预期管理最为关键,参考去年期指是如何一步步被限制的,恢复的时候就‘原路返回’,即采取反向措施。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稳定市场预期,让市场明确监管层和交易所下一步的动作,大商所近期对商品期货市场的做法可以作为参考。”高上指出。

“在不考虑解除限仓措施的前提下,可以考虑增加最小变动价位从0.2个点到0.5个点,这样会显著增加挂市价单的机会成本,鼓励投资者挂限价单,增加市场深度。但这并非治本之策,根本上还是要采取尊重市场的政策。”方世圣指出,“另外,区分‘套保’、‘套利’、‘投机’编码,并给出相应的限制政策,本质上是在区分‘交易目的’,而不是监管‘交易行为’,参考国际成熟市场做法,只要根据交易部位的大小做出规定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