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泽投资
18145151712

冻产协议告吹 “欧佩克宿命”将如何影响世界?(二)(2016-04-19)

别再想100美元时代了

其实,无论冻产协议能否达成,全球能源格局的“结构性”变化将使得低油价长期持续,“100美元时代”重来的可能性似乎已经微乎其微。

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等记者采访时表示,油价在很长时间会在低位徘徊,今年预计油价将处于40美元左右,未来也不会走得很高。

所谓的结构性变化在于,OPEC再也不是油价的唯一定价者,现在油价的顶部将以美国页岩油价格决定,其已成为了边际生产者,技术进步使得成本不断下降至 40-50美元左右。即使OPEC减产或冻产,油价随之企稳走高,此时页岩油的产量又会再度回升,进一步将把价格再度打压下去。

IMF预计,未来十年,到2025年,全世界现有原油产能的40%都会“退休”,原油产量仍会 维持在9000-9500万桶/天,那么减少的40%产能谁来补?答案就是页岩油。

“页岩油的生产成本决定了未来油价,因此短中期油价也就维持在60美元/桶,”朱民也表示,当然也不能排除油价波动。“去年全球原油投资已经减少了一万多亿美元,这会在未来五年影响石油供给。与过去不同的是,现在一波动,供给反应很快,以前则较慢。我们认为原油会维持在中低位。”

低油价是对全球经济利好还是利空?

很久以来,各界默认的逻辑是——低油价对于全球增长的净影响(net impact)是正面的,因为原油进口国将从低油价中受益,其节省的油费用于消费,而进口国总体消费力远大于产油国,因此这也带动全球经济增长。

不过,似乎这一个看似不变的“真理”也发生了变化。

朱民用具体数据生动地解析了当前的格局。过去,石油生产国的消费系数很低,生产1美元石油,30美分将被用于消费;而如美国等石油进口国,油价跌了1美元,90美分都被用于消费,可见当1美元从沙特转换到美国手里,全球消费就净增加了60美分,因此油价处于中低位的净影响是正确的。

但现在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沙特将95美分用于消费,而当前这1美元如果到了美国,用于消费的下降到85美分。由于金融危机后,美国开始重视储蓄,美国家庭负债表还需要继续修复,因此消费率有所降低。”朱民称。

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来看,事实也正是如此。

北京时间4月12日晚9点,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较之今年1月的预期,IMF分别下调2016年和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和0.1个百分点至1.9和2.0。油价持续下行将进一步拖累全球经济增速。

在产油地区,相较今年1月,IMF将中东、北美等地区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增度预期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和0.1个百分点至于3.1%和3.5%。IMF更是在《财政监测报告》中指出,在中东和北非,仅石油出口国的累计财政余额预计在今后五年内相比 2004-2008 年石油价格最高时的恶化幅度将超过2万亿美元。


技术创新将重写能源格局

除了供需层面,技术革命更是不能忽略的一点,它使得油价“反弹”的定义已经发生了变化。

国泰君安大类配置团队指出,此次油价下跌呈现出与1985、1986年相似的历史轨迹,不同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高油价(刺激增产)是造成石油市场供求失衡的主要因素,而这次石油供给泛滥的核心动因是技术的突破。

非传统油气开采技术已经催生出了一个等同于全球第四大产油国的新兴产业,其背后更是有着巨量的潜在可采资源。

具体而言,如果将美国的致密油产业看作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么它目前已经成为了全球第四大“产油国”,产量规模达到日均450万桶,紧随其后的加拿大和中国的原油产量分别为日均430万桶和420万桶,实现这一切仅仅用了不到十年时间。

得益于水平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突破,美国的致密油开采商已经根本性地改变了全球的原油供应格局。当前各界都抱有一个“幻想”,油价暴跌会否导致页岩油产量大幅萎缩,这可能也是此前沙特坚持不减产的目的之一。

转自:第一财经  编辑:于舰